royalblue

【林秦】最重要的你01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高能预警

生子生子生子,重要的事说三遍

设定男男在一起可以正常 结婚生子,只不过人数较少,非ABO

 

 

最近进了法医秦明的坑~三章之内肯定完结

 

 

======

由于童年时造成的内心创伤,秦明一直无法以正常的心态对待下雨天,尤其是下雨的夜晚。白天还好,他可以勉强控制住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在人前失态。可这么多年来的每一个雨夜,他不曾安睡过,他也尝试过安眠药之类的方法,可只会让他陷入噩梦无法醒来,像被水藻缠绕在湖底无法挣脱,在之后的好几天都身心俱疲。试过几次之后,秦明就放弃了这个方法。他宁愿半夜时惊醒,忍受巨大的心慌对着无声的电视枯坐半宿,也不愿再次陷入往事中不能自拔。

秦明没有和林涛主动讲过,是还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宿舍,一次林涛半夜起夜,发现了秦明。他正靠在床头,抱着被子缩成一团,一米八的大个子把自己缩成那么小的一只。林涛还以为他不舒服,就凑上前想问问怎么了,还没开口,就见秦明一脸惊恐的抬头看他,两眼泪汪汪的,跟让谁欺负了似得。

当年大学一年级十七的秦明虽然也是个满脸写着生人勿进的面瘫男,但到底还是岁数小,两颊上还稍微有点婴儿肥,再怎么高冷也不是现在这副油头西装三件套衬出来的气场能比的。林涛虽然看着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人,可从小交往过那么多小朋友经验丰富,在某些方面,比那些一心扑在人体构造上的死宅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人在脆弱的时候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容易放下防备,或者防备加强。秦明其实属于后一种,但是面对刚认识不久的新室友林涛,他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很多年之后,两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林涛忍不住感慨可能就是缘分,秦明板着一张小脸一本正经的解释人在恐惧时体内会分泌……

秦明自己羞于承认,当晚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突然变成了前一种人,放下了防备,想主动暴露出自己的伤口,讨得眼前人的心疼。他把对雨夜的恐惧,童年的阴影,一切向林涛和盘托出,还接受了林涛提供的肩膀。这不仅是当时他人生十七年中的第一次,直到现在,林涛也是享受这个待遇的唯一一个人。

大宝来了龙番市公安局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自己高冷的上司和隔壁刑警队的逗逼队长竟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她表示自己幼小脆弱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回想起之前自己嘿嘿嘿的吐槽林秦两个人的那些事,现在只感觉是冷冰冰的狗粮胡乱拍在脸上。于是,受到惊吓的宝哥逼着林涛和秦明请她吃了五斤58块钱的小龙虾压惊。

然后一边剥小龙虾一边听林涛讲述他们其实大学一毕业就领证了之类的事,大宝很愤怒的表示,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用解剖刀剥完小龙虾并且排列整齐的秦明,面无表情的怼回去,“作为法医这点观察能力都没有,你不羞愧吗?”,然后拿起筷子将小龙虾依次放进嘴里,放下筷子,表示自己吃完了。

大宝觉得还是小龙虾最可爱。

当秦明和林涛在一起之后,每个下雨的晚上,都是林涛像八爪鱼一样抱着他,一直和他讲些无聊的笑话或者童年糗事之类的,等着他睡过去,或者两人干脆彻夜不眠。秦明这时候一般都不说话,就是安安静静的缩在林涛怀里,刘海垂下来,半遮着眼皮,表情懵懂,看着很稚嫩,有种异样的少年感。林涛每次看着他这幅神情,都觉得他一直活在八岁时的那个雨夜没有出来。

所以林涛一直叫他宝宝。

大宝知道自己吐槽的薛定谔的宝宝,一直就在眼前的时候,小心脏又碎了一回。她原来还以为这个从来不露面的宝宝是两人为了隐藏伴侣关系,故意制造出来的幌子。

说好的破案三人组,转眼就变成了夫夫与狗。

在秦明怀孕之后,大宝认真的问过林涛,“你管老秦叫宝宝,那你俩孩子以后叫什么啊?”

“小朋友会有自己的名字啊。”林涛理直气壮的回答。

大宝表示自己默默吞下了这口狗粮,说的好像你们家老秦没有自己的名字一样,那个整天一接电话就一本正经的说“我是秦明”的家伙是谁。大宝简直为小朋友今后的视力和身心健康感到深深的担忧。

秦明怀孕之后,坚持奋斗在解剖的第一线,因为并没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林涛看他坚持,也没多加阻拦。毕竟公安局法医科永远处于缺人的状态,只要牵扯到法医就是人命大案,现在国家的规定就是命案必破,法医实在是不能缺少的关键一环。况且大宝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独自承担起重任,需要在实际操作中增加经验,秦明实在不能现在就休假。

说起来也很神奇,秦明在怀孕前三个月的反应期,每天固定时间早晚吐两次,完美的避开了上班时间,并且他对于尸体腐败的气味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偶尔觉得恶心反胃,干咳两声也就压下去了。

不过,秦明赖以生存的咖啡早就都被林涛换成了牛奶,大宝问他的时候,他还故作淡定的说最近胃不好。加上他怀孕之后确实瘦了不少,初期也不显怀,以至于大宝过了很久才发现他怀孕,是因为他终于放弃了西装三件套。

某天,秦明穿着一件到膝盖的黑色风衣出现在办公室,腰带在身后松松垮垮的系了一个结。大宝差点以为自己进错办公室。

“老秦,你的西装三件套呢?”大宝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是什么让秦明放弃了西装。

秦明抬起头看着大宝,没说话,耳垂却悄悄红了,接着又把头低下去。大宝作为一名机智的法医,瞬间联想起前因后果,然后一声惊呼。

“老秦你是不是怀孕啦!”

秦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高分贝吓到了,肚子里的小朋友也跳了一下,他没控制好手下的力度,划破了手下的那张纸。

林涛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明被吓到的一脸复杂的表情。

“林涛,你们还真是不把我当兄弟啊,这么大事也不告诉我。”大宝一巴掌拍到林涛的后背上。

“干妈是你,够意思了吧。”林涛在心里吐槽了大宝作为一个姑娘手劲真大。

“这还差不多。”

出现场的时候秦明没能坚持站在第一线,不是他不想,实在是林涛和大宝不放心。如果环境实在恶劣或者时间太晚,大宝就主动承担了责任,尽管秦明再三强调自己并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坚持工作,但因为秦明之前的生活习惯太不健康,所以在怀孕之后精神不振和食欲不振的情况还是很明显的,没什么大问题,但每天看着他都是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

直到发生了一次意外,秦明才放弃了大部分工作,开始享受弱势群体的福利待遇。

因为利益纠葛,对验尸结果不满意的家属到公安局来闹事,本来这种事就是大宝负责,秦明本来就不太擅长和人交流,他一直感觉那些闹事家属是根本无法沟通的。可是碰巧昨天大宝半夜出了现场,现在还在家中补觉。秦明本来打算避而不见,但想到平日大宝也一直在照顾他,实在不好意思再把这种事留给大宝,就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当时秦明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身前像扣了一口小锅,身体的负担加重之中,他每天都处于腰背酸痛的不适中。林涛听到消息来问他要不要找别人帮忙,被秦明拒绝了,他不想让别人感觉自己连这种事也要被帮忙了。然后自己穿上外套就去接待室了,将林涛自己留在法医办公室。林涛看出来他的心思,也没多想,冲他的背影笑了笑就回自己部门去了。

谁知道接待的时候就出事了。

秦明进去之后直接坐下说,我是法医科科长秦明,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没有亲切和蔼的问候语,也没主动倒水,态度异常高冷和不耐烦。那些家属本来就是来闹事,看到秦明这个态度,瞬间都围上来。

“你什么态度啊……”“警察就这个素质……”“连个全尸都不给我爸爸留你还有理了……”

……

秦明开始还试图解释,后来见家属们实在是无理取闹,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了。他们见秦明不说话冷着张脸,就愈发放肆起来了。

混乱中,秦明被人扯着衣领从座位上拽起来,推倒在地。

秦明倒在地上,右侧腹部着地,一瞬间,剧烈的疼痛从他腹底涌起,疼到眼前发黑。他用手捂着腹部挣扎着想起来,腰腹上一点力都使不上,稍微动一下就针扎似得疼。他脸色惨白,一头的冷汗,还有几根发丝散落下来黏在额头上。

“怎么一推就倒啊……”“谁下手这么重……”“我没碰他……”“有什么毛病吧……”“想讹咱们吧……”“你看他肚子,怀孕了……”

闹事的家属也没想到会这样,一时间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都站在那里交头接耳,甚至已经开始推卸责任了。

地上的瓷砖很凉,没有人想要上去把秦明扶起来,他们只是站在那里观望。秦明手捂着腹部,一直被宽松风衣挡住的饱满弧线在掌下很清楚,他能感觉到腹部在慢慢变硬并不断抽痛着,还伴随着坠痛感。,可身边人说了什么,他全都听不清,耳边在不断鸣响。

民警听见里面声音突然没有声音了,担心出什么意外,推门进去看,这才发现大事不妙。

林涛听到消息后感觉自己心脏都漏跳一拍,飞似得跑上楼,民警正想扶秦明,林涛直接抄手抱起来,让小民警先跑下去开车。林涛平日看见自己家宝宝感冒发烧都心疼的要命,现在疼到气都喘不匀,靠在自己怀里一头冷汗的样子,他没见过,也不想见。

那些家属有人认识林涛,见他进来还想倒打一耙,指着秦明说警察先动手打人的。林涛满眼都是秦明疼到蜷缩的身影,连余光都不屑于瞥那些人。

“宝宝,疼的厉害吗,我们马上就去医院,你再坚持一下。”林涛抱着秦明往外走,神情和语气都异常的冷静,闻讯赶来只比林涛慢了一步的的刑警们见到林涛这个样子有点心慌,前两年出任务,林涛自己受伤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

“故意伤害罪,一个都不许放。”林涛出门前和小黑叮嘱道,音量不大,小黑却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评论是更文的动力~就酱

评论(63)

热度(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