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alblue

【林秦】最重要的你04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高能预警

生子生子生子,重要的事说三遍

设定男男在一起可以正常 结婚生子,只不过人数较少,非ABO

 

 

 

这章爆字数了,爱不爱我~求表扬

 

 

======

 

雨下了一整夜,秦明也坐在床上听了一整夜。雨滴击打落叶和击打玻璃的声音是不同的,落在大理石上和落在草地中的声音也是不同的。

林涛做出了第二天就回来的承诺,但是直到第三天,秦明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这是意料中的事,可秦明心里隐隐产生了一种不安的预感。抓捕任务从来都不是可以精准到小时,按照程序进行的事情,林涛做出的承诺也只是一个承诺。秦明清楚这只是临产之前体内激素分泌造成的情绪变化,但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作为彻头彻尾的无神论主义者,秦明从来不信任何鬼佛神明。他在十四五岁少年时还带有一点人定胜天的狂妄,后来深入接触法医这个专业之后,对生命的敬畏使他愈发谦卑,但还是永远保持清醒理智的姿态。

这是他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恐慌,是为了林涛。他甚至在一瞬间产生了即使抓不到凶手也没关系,只要林涛是平安的就好的想法。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在心里唾弃了自己。没有什么绝对的正义,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可身为人民警察,在污秽中坚持自己的道德和信仰,就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他们都甘愿姑息罪恶的发生,那这个世界的正义又有谁来维护。

法医常年接触尸体,阴气重,很多人平日生活多少还是有点忌讳,秦明却从来不在意这些。大宝知道他怀孕之后,还到寺庙里帮他请了一块据说高僧开过光的玉佩,说是驱驱邪气,结果被他认真讲了一顿应该破除封建迷信的大道理。那块玉佩也被收在卧室的五斗柜第一个抽屉里,秦明有点想把它拿出来的冲动,他和林涛都没有宗教信仰,但在这种时候,他突然有点理解了那些需要精神寄托的人的心理世界。可转念一想,心诚则灵,自己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未免太可笑,不做也罢。

那天晚上是两人在一起之后为数不多的,秦明自己度过的雨夜。大学时有什么其他事情,林涛也会尽量推掉,放寒暑假的话,就是整晚打电话,直到秦明睡着之后也不会挂断。秦明试图回忆上一次,完全是自己独自度过的雨夜,却发现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天亮了的时候,雨还是没有停,窗外一片阴霾,地上的落叶铺满了草坪,边缘枯黄,看起来不大干净的样子。雨水不仅带来了落叶,还溅起了泥渍。

秦明一夜未眠,这是他怀孕之后从来没发生过的。他感觉头部隐约涨痛,昏昏沉沉的,眼前的东西有些看不真切,全身每一个关节都在叫嚣。他扶着腰起床的时候 ,有两秒钟眼前发黑,这是低血压的症状,只是小毛病,但他已经很久没犯过了。坐在床边等着症状缓解的时候,秦明有点嫌弃自己,虽然他一直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大学体育也几次险些挂科,但这幅弱势群体需要保护的姿态,即使过了将近一年,他也不能完全适应。

秦明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没忘记加热,为了不让林涛担心,他应该照顾好自己。牛奶倒进墨蓝色的珐琅小奶锅中,他站在灶边看着一个个小气泡从中心出现,在表面上形成一层薄薄的奶皮。小朋友快要出生了,在慢慢向下移,他的腹部不再是正圆形,下腹部更加饱满,有点像梨形。所以站立的时候两腿不能完全合拢,行动也很迟缓,秦明每次照镜子都很嫌弃自己这幅蠢笨的样子,但想到这是自己和林涛的小朋友,心底就又柔软的一塌糊涂。

进山搜捕的有十二个小组,每组五个人,进山十六小时之后,两组失联。林涛是其中之一。

深山老林中,很多地方信号不好。凶手没有持枪,遇害的可能性并不大,但谁也不敢做出任何保证。

没人多事将这个消息告诉秦明。

四十八小时之后,秦明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大宝作为法医,这次行动并没有参加,所以也不知道现场情况。这几天龙番市没有什么案子,大宝也难得松闲,就在上班时间给秦明打电话闲聊,关心一下自己干儿子的亲生父亲。她只是知道林涛出去执行抓捕行动了,并不知道人已经失联。

秦明没忍住向她询问案件进展,大宝什么也不清楚,就一口答应帮他和其他留守的刑警问问情况,一会给他回电话。

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事实真相的时候,大宝失手将杯子摔了。作为法医,他们虽然也进出案发现场,但从来没有过和凶手的正面接触。死亡离他们是遥远的,她也从来没感受过死亡的威胁。

“老秦怎么办……”大宝一脸无措的看着向他讲述情况的刑警,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科长快生了吧。唉,本来林队还说下个周他想请公休假回家陪着,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

大宝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秦明这个情况,她脑中思绪紊乱,耳边嗡嗡作响,完全听不见对面的人后面说了什么。

后来,秦明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响了二十八秒之后挂断了,大宝看见了,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怕秦明听出什么端倪,就没敢接。

林涛那个小组的人,再发现自己进入了无信号区之后,考虑原路撤回还是继续搜捕时,做出了继续搜捕的决定。凶手按照之前的分析是一名三十岁左右,身高175,中等体型的男子,没有持枪。按照他们小组的情况,一点发现凶手的踪迹,具备独自抓捕的能力,除了和大部队暂时失去联系之外,一切还在计划中。每组都有自己的划定范围,如果他们现在放弃撤出,整个行动就会出现盲点。况且他们的设备是统一调配,通讯器无法使用的情况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一组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继续。

林涛很担心秦明,旁人眼里的秦明永远是冷静理智,有条不紊的样子,可在林涛眼里他就是一个宝宝。况且现在秦明的身体状况不好,已经出现过假性宫缩,预产期也将近了,林涛有些懊悔,怎么能不经思索的把秦明独自留在家里。可是接到通知的时候走的匆忙,也没顾上这些,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只能寄希望在大宝身体,希望她可以进到做干妈的责任,关爱朋友,关爱祖国下一代。

在山林中搜索,需要通过泥土中的脚印,被踩断树枝的横断面,生火的痕迹和食物残骸等来寻找凶手的位置。这样精力高度集中,更加容易造成疲惫,所以休息的时候,林涛脑海中总是无法控制的出现秦明的身影。还被身边的同事打趣道,惦记秦科长呢?林涛就笑笑没说话,警察这行普遍晚婚,在同龄人中,自己大概是第一个当爸爸的。往日总是被人讲事业爱情双丰收,简直人生赢家,现在这种情况 下,林涛却忍不住想,自己为了这份工作是不是放弃了些什么。

每个警察都会在某一个瞬间产生过动摇,面对人性的灰暗,面对至亲的离去,面对每一次自己本来可以做些什么却无能为力的瞬间。不排除少部分的人就此放弃,从此选择另外一条道路,但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坚持下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中国古代是所有士人的追求,虽然在时代发展大潮中 ,治国平天下变得遥远,但它作为一种精神一直影响了千百年。警察作为法律的执行者,是当今社会中唯一可以惩奸除恶的存在,这份职业所带来的荣誉感是其他任何工作都无法代替的。

作为一个有牵挂的警察,坦率的讲,林涛并不希望自己可以盖上国旗,但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想自己是不会推辞的。

第四天的时候,秦明去了公安局。他这几日一直试图安慰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显然不现实,他不想在继续这样徒劳的等待下去。

如果林涛在他身边的话,一定会调侃他离开自己生活无法自理。其实和林涛住在一起之前,秦明的生活方式也一直是这样,以维持生命作为基本标准,在两人同居之后,才开始了向正常人的生活方式的转变。秦明这几日中,摄入的食物屈指可数,除了几杯牛奶之外,也没有什么了,他开始第一天的时候,也给自己煮了粥,是林涛买的配好的杂粮粥,加水煮就可以了,但他实在是没胃口吃,后来就主动放弃了制作食物这个行为。他也没有安稳的睡过几个小时,除了第一夜下雨之外,临产之前身体在为分娩做准备,也会自动自作出一些调整,例如胎位下降等,给身体带来新的负担。

最重要的还是,巨大的心里压力加剧了身体上的不适。

秦明出现在龙番市公安局的时候,同事看见他还很惊讶,秦明从前几个月发生意外之后,就请了长假,除了帮大宝除了特别复杂的情况之外,没怎么来过。

秦明没有理会其他同事好奇或者关心的目光,径直走上了法医办公室。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秦,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

“昨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是手机不离身的人,你怕我知道什么。”

“不是,我真没听见。”

“邻市的连环杀人案,凶手逃窜到龙番市,应该知道大致窝藏地址了,不然通知不会那么紧急……”

“老秦……”

“知道大致地址这么久没有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在两市交接处或者人口密度过高的地方,需要大量人力和时间,二,我被单独隐瞒了什么。”

“老秦,你先坐下。”

解剖台上面空无一物,最近龙番市没有案子,也自然没有尸体摆在这上面。大宝正在上面整理东西,秦明推门进来逼问,大宝就直接被堵在解剖台旁边。

秦明穿了件黑色的大外套,漏出一点纤细的脖颈,格外衬得面色惨白,看起来状态很差,眼白上都是血丝,眼底发青,头发也没梳上去,软趴趴的刘海半遮着眼帘,连嗓音都不是之前那个冷清劲,有种化不开的沉重感。

大宝看着自己往日一副高冷精英范的上司,现在腹部高隆一脸憔悴的样子,再想到林涛还不知所踪,鼻子有些发酸,眼眶一阵发热发紧,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眼泪夺眶而出。

两人无言相对,秦明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大宝,眼神让大宝感到了一丝压迫感,她不愿直视秦明的眼睛,低头伸手去摸他的肚子,触手温度略高于正常体温,小朋友轻轻动了一下,像是给自己干妈回应。隔着几厘米的厚度,两个人进行了亲密的触碰。

大宝感受着掌心的触动,突然忍不住心里的酸楚。

“老秦,你别担心了,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大宝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

只是失去联系,没见到尸体,就是没有事。大宝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她也要这样告诉秦明。

大宝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

林涛失踪的那几天,她真的梦到过林涛的尸体躺在解剖台上,旁边一排整齐的工具在无影灯下泛着白光,她亲手打开了林涛的胸腔。秦明面如死灰的站在她身后,腹部平坦,还是那个西装三件套的精英范。大宝很奇怪,小朋友去哪里了,但梦里的她不能发出声音,她好像在两个视角中切换,一会是她自己的视角,一会又是上帝视角。秦明一直看着林涛的脸,她缝合结束之后,秦明还是站在那里,谁也拉不走,没有任何失态的表现,像灵魂出窍似得。

她在慌乱中惊醒,看手机没有接到任何公安局的通知,心里松了一口气。

秦明听到大宝的语气,突然心里一沉,从腹部涌上一阵钝痛,带着下坠的撕裂感,他一时间有些站不稳。 

大宝的反应至少可以说明,他肯定是被隐瞒了什么。至于事情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他究竟被隐瞒了什么,这一切都还是未知。

大宝见秦明用一只手捂着肚子,低下头,身体有些前倾,赶忙上去扶他。

“老秦,你别吓我。”

 

 

 

 

 

 

 

评论(42)

热度(381)

  1. 泉水的絮语royalblu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