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alblue

【林秦】最重要的你05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高能预警

生子生子生子,重要的事说三遍

设定男男在一起可以正常 结婚生子,只不过人数较少,非ABO

 

 

我又食言了,下章一定完结。。。

 

======

秦明发烧了,体温38.5

高烧引发子宫收缩,他出现了产前阵痛,比预产期提前了半个月。

秦明在解剖室听到大宝那一番话的时候,腹部一阵坠痛,险些站不住。吓了大宝一跳,她到底是未婚少女,虽然恋爱谈过不少,但对于怀孕生子这些事的了解还是只限于理论上,见秦明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心脏都停跳一拍。大宝手足无措的扶秦明坐下的时候,接触他的掌心,触感冰凉潮湿,她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常人体寒也只是指尖发凉,这样四肢发凉的症状就不是简单地不舒服可以解释的了。

那片深山老林中,搜捕工作还在继续。天气已经开始放晴,但多年生长的树木高耸浓密,枝叶繁茂。人们走在树下,头顶的树叶遮挡着些许阳光,让他们的脸上看起来一片斑驳,偶尔有几道光线直射到眼底,激得人眼底一阵发白。

林涛有些焦虑,已经四日了,他们刚刚摸到一点门路。凶手进入这篇山林可能不是走投无路,而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可以看出,凶手在这其中生存的并不是太困难,很可能是熟悉地形,想利用这里逃出生天。他很担心秦明,却无法从中脱身。山林中禁火,他们在这里几天,一根烟都没有点燃过,已经过了上面的规定日期,他们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林涛有个当兵的朋友是在云南军区,那里也是树林茂密,不能见明火,他曾经教过他一个提神的方法——嚼烟叶。

在无法点燃一根香烟又急需尼古丁的时刻,这是个好方法,可是入口苦涩难耐,林涛从来没试过,在他人生将近三十年之中,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虽然小时候是调皮捣蛋上房揭瓦的孩子王,可小康家庭生活和谐,父母健在,自己一路升学也没有什么困难,一步步按部就班的走过来了。

唯有两件事,他连回忆也不愿意,独自一人将那些封锁在记忆最深处。

一次是他同出一门的亲师兄为了保护人质被打了三枪,在ICU坚持了半个月还是没挺住,他死的时候还没结婚,可是登记的日子已经订好了,他们还闹着要吃喜糖,让师兄请喝酒。嫂子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平日文文弱弱的,葬礼上,火化之前,疯了一样扑在遗体上不让推进去烧,他们几个警校生都差点拉不住。师兄是他们里面第一个盖国旗的,老师却说,希望也是最后一个。

另一次就是秦明上次出事。那种血液全部瞬间涌上大脑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身处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人都认为他应该已经看淡生死。可别人的血,和秦明的血,终究在他心里还是不一样的,那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连一点委屈都舍不得让他受,怎么能被旁人那样对待。作为法医的秦明,这些年以来,哪一日不是兢兢业业,哪一个案子没有尽心尽力,到头来,反而被人无端指责,被人推搡摔倒在地,自己却不能保护他。

他当初也忍不住想,我们已经如此努力,世道依旧不公,那我们到底在维护什么?国家人民,海晏河清,说到底,这个东西太空。他们撞天花板,一个月也最多就是不到一万块钱,说句难听的话,为了这么点钱,犯不着拼命。就像武侠小说里喜欢讲的“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下面的人喊破喉咙也没有用,建功立业是上头大人物的事。尤其是师兄牺牲之后,他迷茫过一段时间,可是后来老师的一番话点醒了他,“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罢了,就这样吧,无论世事污浊,只要坚持自己心里的正义的就好,他们不是救世主,却愿意尽力而为。

自从他去了警校,祖母就一直帮他抄佛经祈福,这么多年虽然小伤不断,但没有一次危及到性命。那些生死攸关的关头,他也一次次走过来了。

这次的行动其实他们心里清楚,危险性不高。坦率的讲,普通人即使心理变态,在不持枪的前提下,杀伤力并不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行动上方的态度如此紧张。刚接到通知的时候没发现什么,随着这几天时间过去,林涛渐渐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第一点,这种人命大案,为了避免扩大影响要求四十八小时破案,其实是应该的,但是这件案子并没有公之于众,连龙番市公安局作为邻市的兄弟单位都不知道太多情况,这种说服显然不是非常合理。第二点,搜山抓捕连环杀人案凶手,为什么大量使用刑警的力量,这种情况应该申请武警和周边部队的协助,还有森林警察协同。可现在凭借两个市公安局的力量就如此紧急的开展搜山,实在是不合情理。

 

大宝独自蹲坐在病房外,后背靠着墙壁,冰冷的温度刺穿脊椎,直抵心脏。她很想点上一支烟,现在的大宝虽然人称宝哥,被秦明吐槽头发刮出青皮的女孩子也不多,其实是烟酒不沾,十足的良家少女。

但其实当年高中时,在那个每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茫然无措的时间段,她也曾有过片刻的迷失。尼古丁通过呼吸道,在肺部扩散进身体的感觉,她很多年都没有体会过了,可能是嗅觉过于发达,那种味道 ,这么多年她不曾忘记,也不曾留恋。可是现在,她几乎是迫切的想要得到一只香烟。

刚想起身去楼下便利店买包烟的时候,医生就一脸严肃的走过来了。

大宝被医生误以为是患者家属指责了一番,

“身为家属都是怎么照顾人的,他这都快生了,又是发烧又是低血压,临产之前发烧有多危险知道吗。”

大宝低着头没说话,医生还想继续,就看见小姑娘的眼泪砸在地上,一滴滴,亮晶晶的。

“你别哭啊。你和患者是什么关系,他的伴侣呢?”

“同事,他出去执行任务,失联了。”

医生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本来还想指责一番患者的伴侣,但是听到这,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很可能已经失去了他的父亲。

秦明躺在病房里,阵痛断断续续没有形成规律。是发烧引起的子宫收缩,阵痛不规律,并不是正常分娩过程的开始。

医生建议观察一段时间情况,如果在发烧的过程中分娩,因为抵抗力下降的原因,很容易出现细菌感染,最好的情况就是退烧之后宫缩停止。

但是因为很多药不能用的原因,秦明的温度一直退不下来,反反复复了两天,温度稍微降下来一点,过几个小时之后就又升上去了。子宫收缩也没停止,一直不规律,频率也不高。之前产检的情况都很好,医生不建议剖腹产。但是见他这几天体能消耗的厉害,体温还一直起起伏伏,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建议他继续保下去,就把这个选择给了秦明自己,无论怎样风险都是存在的,没有什么万全之策。

从林涛失去联系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

大宝现在公安局和医院两头跑,公安局里面的工作也很多,秦明自己在医院她也不放心,每天忙到吃泡面和公安局门口的煎饼果子都嫌慢,恨不得真的有秦明理想中可以代替食物的胶囊拿来用,嘴里面溃疡烂了一大片。

秦明住院第二天的晚上,见红了。

这之后,产程就算开始了。他还发着低烧,全身无力。医生建议使用催产素,可是秦明不同意。

“老秦,你听医生的话。”

“等林涛回来。”

林涛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所以秦明坚持等林涛回来。秦明不是提出了无理的要求,他宫缩不规律,产口未开,距离第二产程还有很长时间,不用催生素的话,他一两天之内都不会分娩,他心里总想再等等,说不定林涛就回来了。还有一点,他其实心里有些害怕。

医生只是担心他体力消耗太严重,身体受不了。但见秦明坚持,也没再反对。医生从大宝那里知道了一些他们的事情,不忍心打破秦明心里的希望,在这种时候,一点心里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七天了。”

 

 

 

 

看得人越来越少。。。。

评论是更文的动力~就酱

评论(72)

热度(491)